孙世晟:动态设计大神,「游玩」广告圈 | 导演说

MENU

岳野兔

个人主页>>
上一篇
【甲方乙方】抖音诚招 60 后老朋友;麦当劳送麦辣鸡腿堡入饭圈

孙世晟:动态设计大神,「游玩」广告圈 | 导演说

岳野兔 | 2021-03-26 12:10

在我们发布的《2020 年度十大新锐广告导演》里,按姓氏首字母排序在第七位的是孙世晟(somei)。

介绍里写着他是「数字视觉短片创作人」、「动态视效一人军队」……这些标签很厉害,不过不生动。或许了解一个人不必先看他的资料履历,某些不经意间的只言片语反而会更快建立起那种沟通的 sense,以本次品牌制片厂对孙世晟的访谈为例:

→ 谈及灵感来源

片厂:你作品中虚拟的世界观架构,是基于真实生活吗?

Somei:我觉得是基于洗澡时候的灵感。

→ 谈及外界评价

片厂:你会否在意别人是怎么看你的作品的?

Somei:这个很难说是故意不去在乎不去看,我现在倒是可以不看基金。

→ 谈及创作计划

片厂:你的作品几乎都是商业作品,在原创上没有创作冲动吗?

Somei:说实话我特别有创作冲动,但是我感觉我的拖延症更冲动!

蛮有趣的,回看这些回答时我突然联想到《创造营 2021》里的「意外惊喜」利路修,他带来的反常规的市场走向,引起的那种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致狂欢,是不是恰巧说明了相比那些扮演、点缀、修饰,真诚展露自我的动作是稀缺的?孙世晟也是这样,他在品牌合作中不太愿意从属于某一环节,把项目当成游乐场,贯彻执行一种沉浸的玩乐主义,展示出自己基于「设计思维」的优势。

本期让我们认识这位与众不同的、藏在后期制作工作台的广告导演——

孙世晟大学时原本读自动化专业,在校内活动时尝试了一些海报设计、小动画之后兴趣萌芽,转专业到数字媒体技术。从在流程末端兼职制作小项目开始,他其实很早就踏入了广告行业,后面进入 agency,发现自己无法适应那种「无数的人给你反馈」的工作模式,孙世晟成立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公司。

「每天都是听导演要你做什么、agency 要你做什么,客户又有什么反馈,当时就觉得挺生气的,还不如我一个人接项目好玩。」后来秉持着和客户直接对需求的目标,如今他靠着创作能力逐渐出现在直流市场,也做到了一些能进入大众视野的大项目。

作品赏味

作为以 CG、特效、动画等动态设计技术手段为「武器」的广告导演,孙世晟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一些更发散的想象力,前面我们以他灵机一动的回答作为了解入口,但无疑作品,才是创作者最掷地有声的标签。

Type 1:纯制作概念片/产品片

常见科技数码品牌运用 CG 影片展示产品外观性能,以下可以看到,抹除我们脑中的固化印象,技术支持下的产品概念片,可以带来冲破现实限制的有趣影像。

IQOO「Monster Inside」 动画

19 年,vivo 全新子品牌 iQOO 手机为宣传新品,向多位国际知名数字多媒体艺术家和创意工作室发出邀请,以「觉醒、反差、爆发」等概念对 iQOO 的产品洞察「Monster Inside」进行艺术诠释,通过一系列大片将 LOGO 用视觉化语言呈现。

这支片子由孙世晟担任策划人和导演,创意阐述中他说道 iQOO 这个品牌让自己最感兴趣的点就是「反差」的概念,看似无差别,但藏了一只猛兽。所以基于「monster inside」的核心洞察,邀请了多伦多字体动态大师 Nicolas Girard、日本知名动画导演平岡政展、韩国新生代 3D 艺术家 Haran Jung、以色列新锐设计动态公司 Yambo studio 和北京茶山有鹿工作室等全球各个地方的多个艺术家参与,想用不拘泥一种形式的方式去传递有冲击力的视觉感受。 

比如 3D 艺术家 Haran Jung 从日本动画《一拳超人》中汲取灵感,赋予 logo 巨大能量,像破碎地板、碎片、闪电等元素一样能和环境产生奇妙互动;

而动画导演平岡政展则以「觉醒」一次为创作重点,避开刚硬热血,把 iQOO 拟人成角色,用睁眼的镜头优雅地展示强大力量;

OPPO Find X 产品概念片

针对定位更加成熟的 Find 系列,OPPO 希望借此影片展现全新的产品形象,创作中导演孙世晟想做一个区别于「产品转来转去」、「纯粹渲染」那种典型概念片的作品,因而尝试了加入设计元素和叙事,使影片整体看起来有一点观赏性,而不是机械化地展现产品外观。

Type 2:联手动漫/游戏大 IP

动漫/游戏领域常见经典 IP,这些 IP 已经积累了自己的受众,且本身的世界观非常优秀,动画 CG 类广告片的又一新鲜加分点是可以自然结合进这些 IP,如若能基于原作进行颠覆性创作,涉及到内容主张的再升级,一定能带来与众不同的观感。像 somei 所说,毕竟创作那些剧作的人,都是神一样的同伴。

OPPO&EVA《Evangelion 超现实》

OPPO 联名 EVA 打造 OPPO Ace2 EVA 限定版,献礼新世纪福音战士 TV 版 25 周年,孙世晟受邀为 OPPO 和 EVA 联名打造这支概念影片。

「因为我本身也是这部动漫作品的忠实粉丝,将这部作品实体化呈现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很开心获得这样的机会。在完整版的影片中,看似是对经典动漫场景的还原,但另一方面我也在尝试探究手机作为我们的科技产物面对放下疫情的环境,与初号机在 EVA 世界里的面对使徒来袭的这种关联性,通过手机,或者互联网的力量确实帮助我们度过了疫情最艰难的时期。」

对于孙世晟来说,这支影片算是一个恰好的机会,他本来在准备相关的原创作品,有些设计上的收集存货,刚好用到这个项目里,在创作过程中,导演也没有当做商业项目去做,所以我们看到成片中产品身影并没有露出,算是对好的 IP 进行致敬。

OPPO 英雄联盟赛事非官方 MV《Be the Legend》

去年 10 月,OPPO 宣布了与《英雄联盟》联名的合作,除带来限定版产品,品牌携手孙世晟制作了这支非官方 MV,伴随袁娅维献唱, MV 在现实与二次元中炸裂穿梭,演绎「英雄登场,征途没有终点」的主题。

由于不算深度玩家,somei 说这次创作有点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去思考——「英雄联盟以往的 MV 动画水平极高,真正是全球顶级的那种,我觉得不能『硬碰』,所以就借势这个 IP 本身的魅力,加入一些玩家圈层有共鸣的小彩蛋。」

Type 3:加入实拍、故事和人类元素

为了不局限于自己的领域,孙世晟也在寻找擅长的动态设计类型片的外延,用「理智的」技术手段,讲出不同的故事,添上一些情感。

bilibili 《不再撤回》

为宣传跨年晚会,B 站发布了首支主题影片《不再撤回》,鉴于 2020 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影片采用拟人化的视角,将 2020 拟人化,并定制了「CTRL+Z」的撤销重启键,试图去撤回这并不美好的一年,不过世界各地的人用不同语言和「2020」说没关系,因为明天会更美好。导演在片中藏进无数彩蛋:被真菌包裹的地球、Fate 圣杯、寻梦环游记吉他、指环王戒指、奥运、黑豹、宝莲灯、鬼灭之刃……B希望以这种形式为 2020 做总结,「不再撤回」是一种面对生活的态度,它代表着与不算圆满的过去和解,以及面对未来的坚决。

除了元气森林的小植入,somei 说这次合作非常顺利,没有限制。他本人对于 2020 这一年感慨很深,因而在年底回顾,再把经典事件形象化对他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不过很有意思,他面临的挑战正是其他广告导演最擅长的一件事:讲故事。

当时 B 站反馈说,担心这种不那么常规叙事的影片观众会不会看不懂?孙世晟说,「其实这类影片不必要在逻辑上钻研思考,它的魅力不在于细腻的叙事方式和人物演绎,而在于一种气氛、概念上的触动,它是一种体验。」

……

以上案例我们单独看到时,每个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整理在一起发现它们出自全部出自孙世晟之手,顿觉他的确配得上那个「大神」称号。

创作思考

不论是年度的新锐榜单还是栏目前几期内容,我们对话的广告导演们都是在创意、拍摄、叙事等故事创作层面功力深厚,而孙世晟是第一个以炫酷独特的视觉技术冲入我们视野的。圈子外的人会认为所谓的包括动画、特效、CG等手段的动态设计只是实现创意的工具,但他利用这种语言,也让设计站上了创意的主导位。

导演说:「动态设计可以冲破现实限制」

采访中 somei 透露,以上大概一分钟左右的纯制作影片,需要耗费 45 天到 60 天的时间,现在项目复杂度越来越高,可能三个月才能完成一支片,实拍时候「一星期交片」的紧急项目在这里不大可能实现。不过,虽然 CG 影片不是高效程序,但它的优势在于可实现的范围——

后来我也开始尝试实拍,我们会发现实拍有很多还有很多因素会限制创作的成品程度,比如说你在项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一些新的点,但是因为你实拍已经拍完了,可能就加入不进去了,然后还也许会因为其他的一些限制条件,不能完全按照设想的方式去搭景或者去实现,但是纯制作的就没有这个问题。」

导演说:「从视觉表达渗透到观点表达,可以另辟蹊径」

创作至上的导演,尤其年轻导演们,常常会遇到自己的表达方向与品牌需求不是特别统一的情况。在这里,孙世晟的「技术武器」给了他一条不用那么纠结的路径:

「比如有时候,在广告片里我很难去做个人的情感表达,但是我可以先去做视觉表达,玩一些想要玩的有意思的实验,展露一些大家不常见的视觉方式……」当品牌们先被「炫酷」吸引,积攒了信任对他的作品不再担心「安全性」,之后 somei 就再去放大作为创作者的观点、情感,这样空间慢慢就会越来越大。

导演说:「我希望用设计思维主导剧情和创意」

眼睛最为喜新厌旧,再厉害的技术,再亮眼的视觉,看过了也会腻味。对于 CG 类广告片需要加入更多故事叙述空间的看法,孙世晟也希望朝着这个方向去走。不过在他的理解中,「加入」和「加持」还是有很大区别。

孙世晟觉得,在庞大的视听语言范畴,设计属于一种简单直接、归纳性非常强的手段,它就像在图纸上画了一个规整的三角形,这就算是一个完整的作品了,而故事片仿若油画,它们表演性强,复杂程度高。

「我一直在想,像我们这种设计思维的创作者还能做出一些什么样东西?」

他并不想要苦练油画,而是希望以设计本身的美感,去找到独属的价值——「比如说我们不太会需要人去表演,不必要拥有复杂的肢体动作,我们会通过更多符号化的东西去诠释一支影片,最后代替品牌给观众留下的或许不是一个逻辑故事,而是某种细微的印象和触动。」

可能传统意义上的特效都是用来辅助故事的,但 somei 想用这个故事去组织和呈现设计,比如上述 bilibili 的《不再撤回》也是初步的尝试。

去拿回以前那种小小的灵性

其实我们以「广告导演」来定位 somei,对他来说还有一种不确定感。

他觉得「正统」的广告导演们有很多他无法达到的厉害之处,比如判断力。「很多导演脑子中就像装了一台打印机,他完全靠着想象力,就能把一支片子的前前后后想明白,但我不行,我必须先做出来,看到呈现出的东西,才有安全感。」

不过孙世晟并不因为这种不擅长而焦虑,就像前面说的,设计思维是他在未来创作中也会一直践行的个人坚持。也许未来的广告行业也会出现像《爱,死亡与机器人》这类形式感很强、不那么传统的故事动画,它们具有观赏价值,被更多需求方认可作为一种类型作品存在,而不只是一个工具。

……

想象中,孙世晟应该是那种精神世界很天马行空的导演,但平时除了带娃、收集玩具,他最爱做的事情是看各类教程来解压。回溯自己之前的作品们,somei 最想谈及的还是一支为 OPPO Reno 制作的,很小而美的短片。

城市、楼宇、红绿灯,一些运镜。

这些算是典型动画设计里的东西,但又融入了一个很真实的环境空间,孙世晟会觉得,这个方向是动态设计可以兼顾初心和延展性的创作形式。

「我希望拓展,但也希望把以前那种小小的、灵性的东西也拿回来。」导演这么说。

© 本文系 SocialBeta 作者原创,著作权归 SocialBeta 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暂时木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