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好声音:一个电视节目是怎样变成一场持续的社交媒体对话

每日新鲜案例

MENU

SocialBeta

个人主页>>
上一篇
【晨读】印刷广告太枯燥?Lexus的广告新玩法,带给你新的震撼

【解读】好声音:一个电视节目是怎样变成一场持续的社交媒体对话

SocialBeta | 2012-10-10 09:04

编译@大儿童是个圆圈圈

电视节目的发展从依照脚本到真人秀,现在都已不再新鲜,观众们想要一些新的东西。《The Voice》做到了,并且通过高度的参与和社交体验获得最受欢迎节目。人们正在尝试一种娱乐方式的改变,《The Voice》给了人们一个选择。
《The Voice》(美国版)以导师为主要角色(美国版好声音导师为Christina Aguilera, Cee Lo Green, Adam Levine and Blake Shelton以及主持人 Carson Daly.)通过”盲听“:如果歌手们的演唱(只凭借声音)抓住了导师们的耳朵,那么导师就会转身,然后歌手加入该导师的队伍。每个队开始的时候有八名歌手,然后减少到四名。在音乐领域获得成功的导师们会指导歌手并训练他们的声音和表演技能。每一周都会有几名歌手被淘汰,而最后留下的将会成为冠军。而目前《中国好声音》也正在火爆,每一次节目的播出,都会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一番争论,相信即使是没有看过节目的人,也不会对这个节目感到陌生。   这篇文章是Mashable(在美国好声音第二季时)采访了Nicolle Yaron(节目制片人)Andrew Adashek,(社会化媒体顾问)和Alison Haislip(社会化媒体通讯记者),并与他们探讨了节目的社会化媒体整合策略以及它为何会有效。

借来一个主意并将它变大

《The Voice》并不是一个新的节目—它改编自一个荷兰的电视节目《The Voice of Holland》。在第一季节目中,它便开始通过Twitter在全世界范围流行,NBC的主管们认识到这一节目模式是有价值的。“制片人Mark Burnett and Audrey Morrissey对这一高度社会化的节目抱有极大的热情并且支持我们将它改编成美国版“ Yaron这样说。
荷兰版好声音在电视屏幕上有Tweet的直播,一个社会化媒体室,一个社会化媒体通讯员和一个网站。Yason说NBC的挑战是要使一个适用于小国家的节目模式在一个跨越多个时区的国家生效,并且创造更多的议论,打破美国电视的界限。
“从最开始,社会化媒体和数字领域对我们十分重要。”Yaron说。她想要创造积极的参与并提供与导师的可接近性从而使观众有机会接近一线明星。“我们想要创造一个真正的,实时的共同观看体验。” 美国版扩展了社交领域,包含了导师Twitter,歌迷Twitter,由于观众的数量巨大。NBC不得不创造一个过滤机制来管理(而这在荷兰是不用考虑的)。所以当这个节目从荷兰引入时,美国团队需要发展一个完整的机制来管理每一周将产生的社会化媒体内容。 但是令《The Voice》与其他电视节目不同的是NBC并没有用社会化媒体作为营销的工具。总的来说它是这个节目的关键,所以数字整合策略是系统的。“在这个时代,数字和社会化媒体对于一个成功的电视节目不能是一个事后的想法——它需要在前期被确定并且随着节目发展。Yaron 说,她和 Adashek 制定了三阶段的数字策略并且花费了很多时间思考社会化策略以及这个节目如何影响评委和选手。”我们设定的所有目标都已经达到并获得成功,我想在下一季时它会不断发展。随着数字社交媒体的改变,我们也会改变,我们开创了先河并且会随着发展不断吸收新的技术。

塑造导师

美国版好声音有四位导师。其中Christina在她加入导师阵容时甚至没有开通Twitter,但她充满情感的“you go girl”微博以及她的队伍使她拥有了超过44000的粉丝,而她仅仅发布了47条。虽然Christina不是最活跃的博主,但她的粉丝却是最狂热的,在节目播出当天,带有” #TeamXtina# 的话题会从上午9点持续到播出时。 Green 在比赛之前有Twitter账户,但并不活跃。Levine比较活跃而Helton十分活跃。同时节目是关于导师带领歌手比赛的过程,Yaron说她想要导师们在Twitter上同步直播比赛并且屏幕上实时广播。“我们持续的讲故事增强观众的体验。”一则有关Shelton和Levine的”基情“的玩笑在Twitter上广为传播并被许多粉丝跟随。 绝大多数的数字化整合是由Alison Haislip完成,现在她是《The voice》的“节目和在线记者”,与选手在”V_room”内并且担任与有关的数字化工作。

鼓励对话

如果你看这个节目,你会注意到“ TheVoice”并不总是出现在屏幕上提醒人们投票—而是当制片人感觉观众们“将要去讨论它”时它会偶尔出现在屏幕上。这是一个十分有效的策略,Yaron说70%的有关The Voice的推文包含 #The Voice 的标签。   上个星期,在第一次的直播节目中,包含#TheVoice 或者导师,选手名字的推文出现在屏幕中下方。在V-room, Haislip负责连接互联网并且广播节目的重要内容,并且鼓励粉丝们在Facebook,Twitter,NBC Live和NBC.com 中开展对话。Haislip说,“粉丝可以发Twitter或在我们的Facebook墙上发布内容,然后我可以直接提问导师或选手使粉丝们可以看到回复。这可以真正的使观众参与进来而不是让他们坐在那里—他们成为了节目的一部分。”   挑战在于管理如此大量的推文—在直播时段,每分钟有3000以上的推文。“过滤这些推文是很有趣的因为随着节目的发展,有关节目的话题一直在改变。”“我们要保证它适合播出的标准,并且我们想要保持新鲜性和相关性。”   NBC一直密切的关注Twitter来掌控Twitter的实时进程,Adashek说Twitter有很大的帮助并且能够带来很多的数据和衡量标准,从而帮助节目最大化其在社交媒体平台的影响力并且衡量它的成功。“当我们看Twitter数据的图表时,我们可以看到观众注意力的高峰和低谷。就像在看一个模型—我们抽取了大量的数据,当你在看这些推文时,你可以立刻看到趋势和情感。   “Twitter自然是第一位的因为它的实时性,所以它适用于事件。“Adashek说,Facebook也同样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平台,但它更加长期,有不同的内容,可以建立粉丝的聚集地为未来的节目打下基础。导师们拥有很高的Facebook粉丝参与,TheVoice可以直接接触到粉丝并且将他们引到自己主页。  

不间断的讲故事

The Voice 是一次旅行,Yaron说NBC.com的主页专注于“持续的讲述有关选手、导师和他们之间的竞争的真实的故事和经历。”通过的网络上的故事展现屏幕背后的另一面,TheVoice成为不仅仅只是一个周播的电视节目—它是互联网上不停止的娱乐,辅以每周一到两个小时的直播节目。 选手不是被隐藏起来的,他们被鼓励尽可能的多谈论节目。Haislip说,“不管选手在节目中表现如何,他们终究会带着一些对他们将来有用的东西走出比赛,并且他们会获得巨大的飞跃。” Haislip 所指的“有用的东西”是数字化的悟性和强大的粉丝基础。从盲听开始,选手们被训练使用博客,Facebook主页,并用三星手机和相机拍摄照片和视频记录从团队晚餐到排练的所有内容—观众们可以真正有机会完全投入到节目中,这意味着更高的参与度。 “这是其他的真人秀节目避开的地方,但是我们对这点却非常坚定。”Yaron说。“我们给了选手和其他音乐家同样的平台。我们训练他们并真实的反映出音乐产业的新方式。我们给了他们成为下一个Lady Gaga的途径,这会帮助他们在比赛中留下并成为成功的歌星,我们感觉到这是一个真人秀节目应该做的。

创新的投票方式

当传统的节目如《美国偶像》(甚至荷兰版好声音)仍依赖电话和短信投票,The Voice强调了数字的作用,当然传统的利用电话的方式仍适用,但除此之外还有NBC Live app,NBC.com和iTunes的投票平台。代替短信和电话,你可以花钱投票并购买你喜欢的歌曲。观众通过每种方法可以投票10次,所以节目鼓励通过多种平台的参与。 “iTunes的部分是数字化策略中重要的部分——它的投票十分活跃。“Yaron说。

结论:

“The Voice的故事并不仅仅是一个或两个小时的节目,它在互联网上持续整天整周,并且它会持续整年。这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它不仅仅基于一个节目。 这也会是电视行业的未来。 欢迎分享你的观点

----------------------------------------------------------------------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帮助我们转发它分享给你身边的好友。

本文来自SocialBeta 的新新内容贡献者@大儿童是个圆圈圈 的编译。 本文链接:http://www.socialbeta.com/articles/the-voice-social-media-nbc.html

SocialBeta解读社会化商业的价值

本文来自SocialBeta的原创编译,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与编译作者,保留本文链接。
标签: 社会化媒体应用  社会化媒体营销  案例  TheVoice  twitter  NBC  headline 

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暂时木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