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显示:学生对社会化媒体上瘾

MENU

SocialBeta

个人主页>>
上一篇
玩不转社会化媒体营销的6大原因

研究显示:学生对社会化媒体上瘾

SocialBeta | 2010-05-02 09:41
译者言:马里兰大学的研究,让我们对高校学生人群和社会化媒体的依赖关系有了新的认识。社会化媒体俨然成为了他们同外界联系的渠道,无论是他们自身的联络输出,或是外界的信息输入,都通过各种各样的社会化媒体和工具。离开了手机、电脑这些终端,他们感受不到和他人的关联,甚至感受不到作为一个社会个体的存在感。 想象一下,你能“24小时不插电”成功么?
今日的美国大学在校生已经对社会化媒体上瘾了。当不得不放弃使用社会化媒体时,他们使用了和戒掉毒品、酒精相同的词汇来描述这时候的感受:戒瘾、疯狂渴求、非常焦虑、极其不安、痛苦、神经紧张、疯狂 马里兰大学的媒体和公共议程国际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Media & the Public Agenda,ICMPA)新发布的研究表明,大多数的高校学生并不只是不情愿,而是在官能上无法舍弃他们与世界的社会媒体联系。“显然我已经上瘾了,而且这种依赖令人恶心,”某位调查对象说,“我感觉这些日子大部分人都处于相似的状况中,大家基本上拥有一个黑莓手机、一台笔记本、一台电视机以及一个iPod,人们已经变得无法摆脱自己身上的媒体外衣了。” 这次名为“24小时:不插电” 的ICMPA调查要求身处College Park(译者注:马里兰大学的一个校区)校区的200名学生放弃所有的媒体持续24小时。在这24小时的节制之后,学生们被要求在一个私密级别的网站上用博客记录他们的体验:报告他们的成功以及承认期间的任何失败。这200名学生总共写了超过11万个单词,加起来相当于一本400页的小说。 没有了数字化的联系,甚至对于那些附近的人,学生们都感觉断绝联系 “我们对于那些承认自己‘不可置信的上瘾’于媒体的学生数量感到吃惊,”开展此次研究的ICMPA负责人——马里兰大学的新闻学教授Susan D.Moeller说,“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学生们在最后写的是,他们有多么的厌恶失去他们的个人联络。在他们的世界里,离开了媒体就意味着离开了他们的朋友和家人” “学生们抱怨如果没有听着他们MP3里的音乐,无论去哪里或者做任何事都毫无趣味,”Moeller如是说,“并且许多人说他们在朋友的房间里不保持电视打开作为背景是几乎不可能的,但是他们使用最强烈的词汇是在描述他们对于无法发短信、打电话、即时通信、邮件和Facebook的感受,这就意味着他们不能同生活在附近的朋友联络,更不用说那些距离较远的朋友。” “发短信以及和朋友即时通信始终给我舒服的感受,”一个学生这么写道,“当我不能拥有这两种享受时,我感到相当孤单并和生活脱离了。虽然我在学校和上千个学生一起,但是我无法通过通信技术和任何人联络,这让人无法忍受。” 响应这个调查任务的学生表明18-21岁的在校生不只是持续的发短信以及登录Facebook,同时把电话和Email作为保持联系的第二档次选择,他们的生活通过这样的方式连线,以至于退出这样的联络模式就等同于放弃社交生活。 新闻——通过与朋友家人的联系而获得 在调查中,极少学生报告说他们定期看电视新闻或者读当地或者全国性报纸(虽然少数学生说他们定期会阅读Diamondback,马里兰大学的学生报纸)。他们也没有提到自己会浏览主流媒体网站或者在开车的时候听新闻广播。但是一个接一个的学生展现了对于独特新闻故事的了解,他们是如何得到那些信息的?通过一种非聚合的方式,并不是从那些通过破坏或者调配新闻资料使之成为一个故事的常规新闻渠道。“完全诚实的说,我非常高兴我在这个任务中失败了,”一个学生写道,“因为如果我没有打开电脑,我就不会通过一个Tumblr的博客知道智利的强烈地震了。” “学生们对于切断信息表达出了无比的焦虑,”研究人员,博士生Raymond McCaffrey观察到,他早前是华盛顿邮报的作者和编辑,“一个学生说他意识到他突然‘比起其他人知道得更少了’,无论是新闻、班级信息、比分,或者家人的近况。” “他们关心家人和朋友的近况,甚至是全世界的近况,” McCaffrey说,“但是最糟糕的是他们感受到自己正同即时信息流切断了联系,那些信息来自各个站点,并且不依存于任何单独的设备、应用和新闻渠道。” 对于新闻工作者而言,这次调查的结果可以概括为:学生对于任何新闻节目、新闻名人,甚至新闻平台都没有明显的忠诚度。学生们只有一种和新闻原创者随意的关系,而且实际上很少区分新闻和那些更整体的信息。 当许多的专业新闻从业人员正调配有意义的材料以在各种媒体平台上(印刷、广播、在线、移动)传播内容,本研究中的年轻人却表现出了对于加工过的新闻和信息的不在意。对于在研究中的大多数学生而言,各种信息通过社会媒体无差别的涌向他们。如果有少量信息达到感兴趣的程度,学生会追踪它。但是通常是在一些非传统的渠道进行追踪,比如短信、email、Facebook和Twitter。 学生们说只有那些最明确的或者最重大的新闻(比如,奥运会的奖牌项目)才会让他们转向那些主流渠道。此外,甚至于那些学生们关心的新闻事件他们也通常从个人的互动中获取。比如,想知道马里兰大学和维吉尼亚理工的篮球赛情况,一个学生说“打电话给别人,听他描述比赛”,另一个学生说她打电话给父亲以了解更多智利地震的消息。 一些调查背景(省略了原文繁琐的介绍部分) 调查学生的组成包括,40.9%的大一学生,40.9%的大二学生,11%的大三学生,7.1%的大四或者更高年级学生。大多数的学生年龄在18-21岁,平均年龄为19.5岁。 当被问到他们拥有什么样的媒体设备时,43.3%的学生说他们有一部“智能手机”(Blackberry或者iPhone)。 Susan教授领导了整个研究团队,其他的参与人员包括:Ms. EunRyung Chong, Mr. Sergei Golitsinski, Ms. Jing Guo, Mr. Raymond McCaffrey, Mr. Andrew Nynka and Ms. Jessica Roberts. 更详细报告可看研究项目主页。 作者:David Ottalini, dottalin@umd.edu 译者:Logan, lxr606@gmail.com 原文:http://www.newsdesk.umd.edu/sociss/release.cfm?ArticleID=2144 本文链接:http://www.socialbeta.com/articles/student_addicated_socialmedia.html 更多社会化媒体相关内容,请订阅SocialBeta。 欢迎转载,请保留以上信息.

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暂时木有评论
TOP